@pockieswili
珍爱生命,远离谷歌?我唯二用谷歌的就是maps和yt... 我把它们的大数据分析都关了

【CHO实锤!WHO高官被问「台湾防疫」 竟断线拒答】


武汉肺炎疫情蔓延,世卫(WHO)秘书长 #谭德塞 不断称赞中共,引发不小争议。而WHO高级顾问、助理总干事 #布鲁斯 (Bruce Aylward)接受香港电台节目视讯访问时,被问「WHO会重新考虑让台湾加入吗?」竟一度装作没听见,还疑似切断画面直接断线,最后更左右而言他称赞中国防疫做得好。

WHO上月中派国际专家了解武汉肺炎疫情,率领前往的布鲁斯对中国防疫给予极高的赞赏,他在北京记者会表示,中国的防疫隔离事实证明成功,他想对武汉人说「全世界都欠你们」,甚至说自己若感染武汉肺炎,会希望在中国治疗。

t.me/todayfreedom/30974

而香港电台英语节目《脉搏》(The Pulse) 28日播出全球的防疫情况,并报导武汉肺炎的全球重灾区,如美国纽约、英国伦敦、意大利伦巴底大区等,节目也利用网路专访布鲁斯,请教相关专业意见。

节目主持人询问布鲁斯,「WHO是否会重新考虑台湾的会员国资格?」布鲁斯先是紧皱眉头、沉默好几秒都没有回应,主持人忍不住对布鲁斯说「哈啰?」布鲁斯这时才回: 「抱歉,我听不到你的问题。」
主持人则接着说「让我重复一下问题」,没想到布鲁斯抢话说,「没关系,问别的问题吧!」但主持人不放弃追问,强调:「实际上,我很有兴趣继续讨论台湾这个案例」,没想到布鲁斯就这样断线。
主持人事后再与布鲁斯连线,并再追问:「我只是希望说,你是否能多少评论一下台湾目前的防疫做得如何。」没想到布鲁斯直接回避问题并大赞中国:「我们已经讨论过中国的状况了。你也知道,检视中国各区域的情形之后,你会发现它们都做得不错。谢谢你邀请我参与这个访谈,也希望你在香港的活动一切顺利。」
有网友把专访影片转到连登论坛,立刻引发香港网友热议,台湾PTT网友看完影片也笑翻,纷纷留言「我还以为只有中国官员才会有这种反应」、「不知道收中国多少钱」。

Show thread

@Iris_Nemo @Andrettacat9 现在全世界可能就意大利生怕病例不够多,意大利早期有余力的时候所有死人都要测的……

国内是这样的:确诊病例因为是疾病,所以要有症状,无症状不统计在内。无症状感染者其实采取了隔离,但是数字里不算。然而在武汉搞方舱医院的时候,这些人又算确诊病例(是的,就是这么混乱🙃),因为政治任务要求尽收尽治,政治问题了。湖北以外的地区死亡人数应该没有多少出入,毕竟数量不大(这点我倒是可以确定,湖北以外其实真的不厉害,中国真正意义的爆发点实际上只有湖北,其他地区还说不上)。湖北尤其是武汉就不好说了。武汉单纯说新冠死者五六万人应该有的,加上次生灾害死亡的估计有10万人。他们医疗资源挤兑得往年需要抢救才能活下来的其他病人减少了2/3,透析门诊很多也不开了,想想会造成什么后果。

不过死亡人数美国人口嗨的武汉死亡200万肯定是来搞笑的。美国佬数学不好,也没有常识。其实粗糙地计算一下武汉殡仪馆工作量就知道了。封城之后武汉城区总共是三家殡仪馆还在工作,现在每天司机拉上2500个骨灰盒过去,预计两周发放完毕。不清楚后期骨灰盒会减少还是增多,但是10万左右应该差不多

台灣的朋友轉WHO的掉綫影片的時候請務必多關注RTHK香港電臺。香港電臺做的節目都好高質。特別是關注底層或者即將消逝的文化議題。就像一個老先生脈絡清晰地娓娓道來,不卑不亢缺也不失溫度。好像觀衆就是身邊的鄰居(雖然事實上大部分確實是)

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 尤瓦尔·赫拉利 – DUN.IM BLOG
blog.dun.im/anonymous/the-worl

“要求人们在隐私和健康之间进行选择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因为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们可以并且应该同时享受隐私和健康。”

#我在看什么

屯了十斤三文鱼,感觉可以吃好久。趁着新鲜就用最普通的方法做一下,煎三文鱼的精华,当然是煎的焦脆的鱼皮啦哈哈哈。搭配的是味增汤和梅子酒哦。啥,蔬菜,什么是蔬菜。 ​​​

It's actually called ÜFI. The UEFI spelling is just to be ASCII compatible

其次,发钱跟报税一挂钩,真正能领到这个钱的人实际上就少了不少。

比如说每个子女发五百,实际上需要满足两个条件:1)子女未满16岁;2)报税时家长把子女上报作“被抚养人(dependent)”。与此同时子女本人就不能再领一千二了。看着没什么问题,但美国高额医保导致很多家长把成年子女报作被抚养人好让孩子蹭自己医保(26岁之前都可以),然后这部分成年人自己领不到一千二,家长也领不到五百。这一棍子就抡翻了大部分在校大学生甚至不少刚工作的人——学校医保贼贵,单位福利不行的话医保也贼贵,很多人只有当dependent才看得起病。我校好多全奖phd,因为奖学金不包牙医,还是在当dependent的,他们也拿不到钱。

比如说要近两年报过税才能领,美国实际上是有不少人因为各种原因多年没报过税的,上reddit r/tax版块一查比比皆是。然后虽然你也可以趁死线还没过赶紧只报2019年的,但也要冒着被IRS注意到然后来audit你罚款的风险——就算你每年都多交实际上不欠国家钱,迟报漏报还是照罚不误。

比如说大量非法移民也是绝对拿不到这个钱的,虽然实际上廉价非法劳工绝对是美国社会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

Show thread

对不起,我昨天不是故意要写这些的。

@英国报姐 (有删节)
纽约是疫情爆发的中心,确认人数已经达到了38,977人。但纽约的医院里,政府承诺的防护物资还是没到位。并且出现了第一位因没有口罩防护服,被感染身亡的医护人员…

牺牲的医务工作者是Kious Kelly,年仅48岁,在曼哈顿医院做护士。他的医院只能为每隔医护长达十几小时的换班提供一件防护服,一些医务人员只能穿塑料袋。

Kious曾在没有任何口罩和防护服的条件下照顾患者。3月18日,他的检测结果为阳性,出现重症并迅速被送往icu。由于不能说话,他给妹妹发短信告知:“我连着呼吸机只能发短信。我很好。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他们会担心的”

这是他的最后一条消息,不到一周后,Kious就病逝了。但医院警告他的同事们不要和任何媒体透露情况,直到3月25日,他的死讯才被《纽约邮报》发现并报道。

同事们对此悲愤交加,他的妹妹每天都在社交网络上发着他生前的照片,如此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如果防护物资还不能到位,那这样的悲剧还会重复无数次。

我们知道,因为这些都是我们2个月前经历过的痛苦,希望它们不要再重演……

二氧化硫的那个数据不行的....二氧化硫的来源太杂,而最关键的是那段时间整个华北至华东都有异常的高二氧化硫,尽管当时这些地区并未成为重疫区。在整张二氧化硫地图里,武汉并不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点。
具体的图别人发过,推特上也能找到,殡仪馆的间接数据更可靠。但同样是殡仪馆数据,也各有各的不可靠之处:不一定每一天都是五倍运转,也不一定会在清明前后发完,清明这个节点文化意义过重,以至于它的抚慰意义、象征意义应该大于数据意义。

一个月时间就是拿去秋后?真的不得好死,赶紧感染赶紧挂了,气死了

RT @TomHankelus@twitter.com

1.小米电视关机时需要登录小米账号,否则无法关机。2.小米8K电视不能播放小米10 Pro录制的8K视频,仅能播放特制的低码率低帧率8K视频。3.用U盘从小米10 Pro手机往外拷8K视频,为了体现拷贝速度快,UI界面显示完成后,实际还需要再等15秒才能真的拷贝完成,如果UI显示完成就拔U盘,视频拷贝会出错。

🐦🔗: twitter.com/TomHankelus/status

N號房事件本身固然令人生氣,但另一件令我生氣的事是多虧了這些人,媒體和政府又可以帶風氣說加密通訊工具有多壞,是壞人才會用的東西了。

媽的。

Show more
Mastodon 🔐 privacytools.io

Fast, secure and up-to-date instance. privacytools.io provides knowledge and tools to protect your privacy against global mass surveillance.

Website: privacytools.io
Matrix Chat: chat.privacytools.io
Support us on OpenCollective, your contributions are tax deductible!